劉  迪
  近日,北京市集中整治報亭,不少市民抱怨買報難、買不到報。據悉,北京好多報刊亭外接式硬碟被強拆,這種事態讓人遺憾乃至憂慮。
  據說,北京有關方面認為,報亭有礙觀瞻,不利市容整潔,這種觀點非常錯誤。筆者走過世界不少城市,在很賣屋多地方,當地報亭構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,是一座城市美麗記憶的組成部分。為何世界其他城市的美好事物,在中國、在北京卻成為無法忍受的存在,這令人費解。
  報亭是隨近代印刷文明的產物。在近代國民國家、國民形成過程中,報紙發揮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。即使在數字媒體獲得極大發展的今天,世界主要報紙的言論作用仍不可小覷。今天的報紙,仍有教育、塑造國民的作用。報亭在近代國家及近代文明的發展中,作用極大。今天,報亭已積澱成為一種文化存在。看一座城市的報亭,就可以讀懂這座城市的問隨身碟題。再看北京有關部門整治強拆報亭,其行為與世界文明潮流相違,表現了無知,更是傲慢。
  今天,那些進入現代城市榜的大城市的整齊、清潔,都不是“管治”出來的,而是“新竹買屋治理”的結果。作為城市必不可少的報亭,需要的是報業銷售人員的自治、自我管理,而非強制取締。
  以筆者居住的城市東京為例,報亭多且很整潔。很多市民在遍佈這座城市microSD的地鐵、城鐵、高速公路休息點系統賣店購買報紙。在這些交通系統中,站台、站內、站外都會有許多銷售報刊的賣店。這些賣店很小,大多兩三平米,但商品卻很豐富,內外整潔。日本主要大報以及東京本地報紙,都可在這裡買到。此外,日本還存在星羅棋佈、遍及全國的便利店。這些便利店均有報刊銷售,發揮了報亭的作用。
  日本報紙人均消費量居世界第一,人均訂閱一份以上的報紙。這與日本遍佈全國的交通系統賣店銷售報紙密不可分。考慮到目前中國整體閱讀量偏低,以及公共圖書館並不發達的現狀,筆者認為北京有必要維持並強化報亭這種銷售渠道。
  也許那些整治報亭的人,認為只有整齊劃一才是整潔。瞭解日本城市狀況的人知道,從設計上看,這個國家許多城市建築並不統一,但每一建築個體都很乾凈,觀察日本城市細節,處處可見匠心,一花一葉,都有其情趣。以此對比看北京整治報亭,我們就知道其觀念錯在哪裡。
  也許有人說,在網絡時代,數字媒體已成為公眾獲取信息的主要工具,印刷物需求日益降低。這並不能成為取消公眾閱讀權利的理由。任何一種新媒體,都不是對以往媒體的簡單否定,而是對以往媒體的吸收、融合。我們必須認識到,報亭銷售的報紙,是公眾閱讀多樣性的保障。這個問題,最終涉及公眾知情權的保障。一座城市只有保障所有公民知情權,才是一座好城市,也才有資格稱為現代城市。▲(作者是日本杏林大學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Lost

pb50pblsp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